新澳博官网

首页 > 正文

儿子不幸车祸身亡,雨季导致土窑面临坍塌,扶贫小组帮老王盖新房

www.ct0065.com2019-08-11
?

2019-08-07 19:03:17 朴素的情感故事

连续一个月的雨季,将5米厚的土层浸透,老王家年久失修的土窑顶又开始滴水了,以前都是在漏水的地方放一只水桶,以免地面被打湿。但这一次,老王真的害怕了,窑顶不仅滴水,还偶尔有零星的泥点掉下来,他知道,雨季还未过去,再这样下去,土窑一旦塌陷,后果不堪设想。

于是老王推开了村主任的大门……

农村的土窑洞

这是3年前,小辫儿家乡的一段真实的故事。故事的主人公是老王一家人及有同样境况的另外3家贫困户,当然还有帮他们解决燃眉之急的村主任刘海涛。

儿子车祸遇难

老王是村里典型的贫困户,家里除了老伴,还有一个78岁的高堂老母,和一个8岁的孙女。虽然家里一直以来都很困难,但10年前硬是撑着给儿子洪斌(化名)娶了媳妇(爱华,化名),日子过得还算阖家欢乐。及婚后第二年孙女的出生更是为这个将带来少有的欢乐。

洪斌和爱华都在邻村的私人小砖厂上工,每天骑着小摩托车一同上下班,一个管搬砖装车,一个操作制砖机。两人每个月也能总共领到3000元的工资,虽然不多,但养活家里的六口人,紧凑点,够了。老王前几年冬天滑到摔断了腿,由于没钱住医院,只能在家养病,留下了后遗症,腿瘸了,只能每天拄着拐到街上或者垃圾堆里捡点饮料瓶、硬纸片什么的,其实攒一年也卖不上200块钱。老王的老伴,一辈子身体虚弱,每天就是在家给六口人做做饭,都能累的气喘吁吁。好在老太太身体还算硬朗,虽然是小脚,下地走路不方便,但看看孩子还是没问题的,只要孩子不磕着碰着,不饿着就行了,身上脸上脏不脏的也无所谓,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日子就这么过着,姑且就算是儿孙满堂吧,何况老王已经是快60岁的人了,每天回家还能痛快地喊一声“娘”,老太太回一声“诶”,他也就心满意足了,从来没有埋怨老天不公。

然而就在5年前3月的一天,天刚擦黑,儿媳妇爱华独自一人先回了家,老王纳闷,问清楚才知道,那天洪斌加班,一会还有一车砖要走,他得留下来装车,由于不知道具体几点才能完,就让爱华先回来了。

一家人开始吃饭,将洪斌的那份留了出来。

老伴抱着孙女先睡了,老王在家抽着烟看着电视,等着听儿子拍大门的响声。

这边屋里,爱华洗漱完坐在床上,边看着手机里的八卦新闻,边等洪斌回来,已经是晚上11点,说实话,上了一天工的爱华其实也困了,只是她每天要等丈夫一起躺下,才能睡的踏实。

突然,两个屋子都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老王和爱华都听到后,分别赶忙出了屋子准备去 开大门,两人在院子了碰面后,老王说了一句“洪斌回来了,你回屋吧,我去开门”,说完后朝大门口喊了一句“来了,洪斌吧,大晚上这么敲门就不怕把你奶奶和孩子吓醒?”,边说边向大门口走去。

就在爱华两脚刚踏进屋子,听到门外不是洪斌的声音,就又出了屋子跑到大门口……

“老王,村口躺着一个人,头上全是血,路边还倒着一辆摩托车,我看着有点像你家洪斌,本来想打电话告诉你,正好手机没电了,你快去看看吧!”

原来是村里的老光棍李疙瘩,他平时爱喝酒,也爱瞎跟人开玩笑,今天又是醉醺醺的。

老王听了,心里咯噔一下,但看见这副模样的李疙瘩,他知道又是一个玩笑。

但爱华听完后,当时就慌了,马上说“爸,赶紧走”,边说着就边搀着腿脚不利索的公公,赶紧往村口走去,李疙瘩也跟了上去,边走边描述他是怎么走到哪里被绊了一下,怎么被吓了一跳……

三人到了村口,用手机亮光一照,看到真的是洪斌,爱华和老王顿时瘫坐在地上,醉醺醺的李疙瘩现在也清醒了,看到他俩的状况,马上捡起爱华掉在地上的手机,拨打了110和120,十几分钟后,民警同志和120救护车都赶了过来,经医生现场诊断,洪斌已经心跳停止,瞳孔放大,没了呼吸,头颅左侧面颅骨已经明显破裂,右耳、双眼、鼻孔、嘴角都有血液流出的痕迹,确定死亡,初步判断是受到强烈的撞击而导致。

110的民警一面立马打电话增援,封锁现场,一面安抚家属,将两位家人送回家中等待消息……

儿媳妇放下孩子,到上海打工去了

突如其来的噩耗当天晚上就传遍了整个村子,第二天一大早,街坊邻居,亲朋好友全部来到老王家,安慰洪斌的家人。

村里的领导刘主任了解老王家的情况,听说洪斌的事后,马上组织领导班子召开会议,会议决定先从账上支出2000元钱作为慰问金,由刘主任作为代表,送到老王家表示哀悼和问候。同时这边又派人加紧跟派出所民警的联系,了解案情的进展。

一个星期后,尸检报告出来了,大致内容是:受害人生前受到疑似车辆强烈撞击,致颅内重度出血后死亡,说白了就是被车撞了,然后车辆逃逸。老王和爱华知道后,恳求赶紧查案、破案,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,这也是唯一的诉求。

但由于村里没有监控,村口这条路还是一条县道,每天走的人和车很多,查起来困难非常,一个月过去了,案子那边没有任何进展。

一年过去了,洪斌的坟头已经有草长出,爱华带着姑娘给洪斌烧了一周年的纸后,回了家。这一年里,她几乎哭干了眼泪,每每想起丈夫出事的夜晚,悲伤变会涌上心头。朋友们都劝她,人没了已经成为事实,但日子还得过。公公婆婆也劝她,还这么年轻,老王家不能拖累她,找个合适的人家,再往前走一步吧,对于洪斌,对于这个家,爱华已经承受的够多了,她从来没嫌家里穷,也从来不嫌丈夫挣得少,她只知道两口子每天充实地活着就是幸福。

但现在那样的幸福没了,是的,日子还得过。

村口的小河

洪斌已经走了一年多,偶尔有好事的老人过来,问问情况,想给爱华说个媒,都被爱华回绝了。说实话,倒不是因为她舍不得离开这个家,而是她心里始终放不下洪斌,没有那个心思。

又过了半年,在亲人们的劝说下,爱华决定离开这个伤心地方,她去了上海打工,听说那里做家政,给别人家擦玻璃、收拾屋子、打扫卫生一个月能挣5000块,她将孩子留给公公婆婆,走了……

土窑洞又渗水了

断断续续一个月的小雨,老王看到家里渗水的土窑洞,觉得不能这么等,需要找刘主任商量商量,看看这么办。

他撑了一把已经有点小漏洞的伞,一瘸一拐向刘主任家里走去,身后留下一行一深一浅的脚印……

老王是一个不喜欢求人的人,这次他是实在没办法了,到了主任家门口准备敲门时,他犹豫了,心里直犯嘀咕,要不算了,回去凑合几天,雨季也就过去了,这么多年不也没事么,这次应该也能对付过去,无非就是多接几桶泥水而已。但想起可怜又可爱的孙女,自己老两口的命不值钱,孙女不能出事,而且还有老母亲。想到这里,他抬起手,敲响了刘主任家的大门。

土窑洞

“海涛,在家么,海涛?”

“谁呀,门开着呢,进来吧,用力推一下”

老王稍微一用力将门推开,进了刘主任家的院子,这时刘主任从窗户上看到有人进来后,马上出了屋,看到了老王

“大大(我们对比自己父母大的乡亲的称呼)来了,快进屋”,边说着,边掀开竹帘子把老王请了进去。“大大,吃了没?”

“吃了吃了,我过来就是想跟你说个事。”

“什么事,大大?”

“这下了一个月雨了,我家那土窑又渗水了,这次看着比前几年都严重,有点不敢住了,爱华也不在家,想来想去我只能找你,你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?”

“哦,大大,你先别急,咱这样,我马上组织村里的扶贫小组开个会研究研究,你先回去等着,下午我们到你家看看实际情况再做决定,好吧!”说完,马上掏出手机打电话。

老王连忙说“好好好,那我就先回家等信儿”。说完老王撑着他的破伞,回去了。

回到家中,老王将接满泥水的桶倒掉,又重新接上,这样的动作,今年雨季,老王每天要重复3次。倒泥水回来后,他将去刘主任家里的事跟老伴说了说,然后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抽起了烟,等村里的扶贫小组。

扶贫小组上门

下午5点半左右,扶贫小组连同刘主任4人推开了老王家的大门,老王看到后,连忙将4人迎进门,也没来得及客气,直接把他们带到渗水的地方,此时土窑顶的泥水正一滴一滴掉在泥水桶里。

扶贫小组4人向老王询问了具体情况后,拍了照,走到门口跟老王说“大大,你这家确实不敢再住下去了,很危险,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,跟你说一说,你看这样行不行啊”

“诶诶诶,你说”

“村里的小学,学生现在都应搬到乡里上课了,那十几件教室都空着,你也知道,都是平房,虽然夏天热点,冬天冷点,但总归是安全的,我觉得你就暂时搬到那里去住个一年半载,其他生活的困难,村里尽量给解决。你这边的房子呢,村里跟上面申请一下,现在有政策,像你家这种情况,将老房子重新加固返修,上面可能会给一半的费用补贴,另一半费用需要你自己想办法解决。村上的李杰、张海波、张建国家,也是这种情况,我也跟他们都说了,你们自己尽快考虑一下,如果觉得可以,马上连夜搬家,这土窑一刻也不敢多耽搁了。”

老王思考片刻,正准备和老伴商量,这时扶贫小组正准备出门,去另外3家实地调研,刚走到大门口,老王喊道“海涛,什么时候能搬?”

“现在就可以给你钥匙,只不过很久没人进去过了,需要仔细打扫一下”

“哦,好,那你现在给我钥匙吧,我连夜打扫出来,明天就搬”

“行,给你钥匙,你是第一个,中间的6间,随便挑”,刘主任说话间就把一串钥匙递给了老王。

老王接过钥匙后,又问“海涛,门卫那半间能不能也给我住,我这还有一老太太呢”

“行,你抓紧时间打扫吧,有一两块玻璃没了,你临时先用纸片挡一下,随后村里统一给换上”

土窑洞

就这样,老王一家人搬到村里小学的教室里,随后几天李杰、张海波、张建国3家也搬了进去。

快过年的时候,爱华回来了,老王搬家后给爱华打过电话,所以她回到村里,直接到学校找到公公婆婆,把给他们买的衣服放下,说这里暂时也没她住的地方,想带着孩子回娘家过年,等过完正月二十,她还要走,到时候再把孩子送回来。出去的这大半年,爱华省吃俭用,省下了3万块钱,她听公公说想翻修土窑的事,便拿出2万,自己留了1万,公公婆婆说什么也不要,但爱华还是给他们留下了,吃完中午饭,带着孩子回了娘家。

一年以后,老王将家里的土窑推到,在原来的地方盖了三间半平房,一间自己老两口住,一件留给儿媳妇,省下一间给老太太住,那半间做厨房,盖好以后,第一个搬出了小学的教室。

本文为参加扶贫达人团培训作业,图片全部来自官方的ICphoto,与文中故事无关,由于当时没留下照片,只能借用。

连续一个月的雨季,将5米厚的土层浸透,老王家年久失修的土窑顶又开始滴水了,以前都是在漏水的地方放一只水桶,以免地面被打湿。但这一次,老王真的害怕了,窑顶不仅滴水,还偶尔有零星的泥点掉下来,他知道,雨季还未过去,再这样下去,土窑一旦塌陷,后果不堪设想。

于是老王推开了村主任的大门……

农村的土窑洞

这是3年前,小辫儿家乡的一段真实的故事。故事的主人公是老王一家人及有同样境况的另外3家贫困户,当然还有帮他们解决燃眉之急的村主任刘海涛。

儿子车祸遇难

老王是村里典型的贫困户,家里除了老伴,还有一个78岁的高堂老母,和一个8岁的孙女。虽然家里一直以来都很困难,但10年前硬是撑着给儿子洪斌(化名)娶了媳妇(爱华,化名),日子过得还算阖家欢乐。及婚后第二年孙女的出生更是为这个将带来少有的欢乐。

洪斌和爱华都在邻村的私人小砖厂上工,每天骑着小摩托车一同上下班,一个管搬砖装车,一个操作制砖机。两人每个月也能总共领到3000元的工资,虽然不多,但养活家里的六口人,紧凑点,够了。老王前几年冬天滑到摔断了腿,由于没钱住医院,只能在家养病,留下了后遗症,腿瘸了,只能每天拄着拐到街上或者垃圾堆里捡点饮料瓶、硬纸片什么的,其实攒一年也卖不上200块钱。老王的老伴,一辈子身体虚弱,每天就是在家给六口人做做饭,都能累的气喘吁吁。好在老太太身体还算硬朗,虽然是小脚,下地走路不方便,但看看孩子还是没问题的,只要孩子不磕着碰着,不饿着就行了,身上脸上脏不脏的也无所谓,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日子就这么过着,姑且就算是儿孙满堂吧,何况老王已经是快60岁的人了,每天回家还能痛快地喊一声“娘”,老太太回一声“诶”,他也就心满意足了,从来没有埋怨老天不公。

然而就在5年前3月的一天,天刚擦黑,儿媳妇爱华独自一人先回了家,老王纳闷,问清楚才知道,那天洪斌加班,一会还有一车砖要走,他得留下来装车,由于不知道具体几点才能完,就让爱华先回来了。

一家人开始吃饭,将洪斌的那份留了出来。

老伴抱着孙女先睡了,老王在家抽着烟看着电视,等着听儿子拍大门的响声。

这边屋里,爱华洗漱完坐在床上,边看着手机里的八卦新闻,边等洪斌回来,已经是晚上11点,说实话,上了一天工的爱华其实也困了,只是她每天要等丈夫一起躺下,才能睡的踏实。

突然,两个屋子都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老王和爱华都听到后,分别赶忙出了屋子准备去 开大门,两人在院子了碰面后,老王说了一句“洪斌回来了,你回屋吧,我去开门”,说完后朝大门口喊了一句“来了,洪斌吧,大晚上这么敲门就不怕把你奶奶和孩子吓醒?”,边说边向大门口走去。

就在爱华两脚刚踏进屋子,听到门外不是洪斌的声音,就又出了屋子跑到大门口……

“老王,村口躺着一个人,头上全是血,路边还倒着一辆摩托车,我看着有点像你家洪斌,本来想打电话告诉你,正好手机没电了,你快去看看吧!”

原来是村里的老光棍李疙瘩,他平时爱喝酒,也爱瞎跟人开玩笑,今天又是醉醺醺的。

老王听了,心里咯噔一下,但看见这副模样的李疙瘩,他知道又是一个玩笑。

但爱华听完后,当时就慌了,马上说“爸,赶紧走”,边说着就边搀着腿脚不利索的公公,赶紧往村口走去,李疙瘩也跟了上去,边走边描述他是怎么走到哪里被绊了一下,怎么被吓了一跳……

三人到了村口,用手机亮光一照,看到真的是洪斌,爱华和老王顿时瘫坐在地上,醉醺醺的李疙瘩现在也清醒了,看到他俩的状况,马上捡起爱华掉在地上的手机,拨打了110和120,十几分钟后,民警同志和120救护车都赶了过来,经医生现场诊断,洪斌已经心跳停止,瞳孔放大,没了呼吸,头颅左侧面颅骨已经明显破裂,右耳、双眼、鼻孔、嘴角都有血液流出的痕迹,确定死亡,初步判断是受到强烈的撞击而导致。

110的民警一面立马打电话增援,封锁现场,一面安抚家属,将两位家人送回家中等待消息……

儿媳妇放下孩子,到上海打工去了

突如其来的噩耗当天晚上就传遍了整个村子,第二天一大早,街坊邻居,亲朋好友全部来到老王家,安慰洪斌的家人。

村里的领导刘主任了解老王家的情况,听说洪斌的事后,马上组织领导班子召开会议,会议决定先从账上支出2000元钱作为慰问金,由刘主任作为代表,送到老王家表示哀悼和问候。同时这边又派人加紧跟派出所民警的联系,了解案情的进展。

一个星期后,尸检报告出来了,大致内容是:受害人生前受到疑似车辆强烈撞击,致颅内重度出血后死亡,说白了就是被车撞了,然后车辆逃逸。老王和爱华知道后,恳求赶紧查案、破案,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,这也是唯一的诉求。

但由于村里没有监控,村口这条路还是一条县道,每天走的人和车很多,查起来困难非常,一个月过去了,案子那边没有任何进展。

一年过去了,洪斌的坟头已经有草长出,爱华带着姑娘给洪斌烧了一周年的纸后,回了家。这一年里,她几乎哭干了眼泪,每每想起丈夫出事的夜晚,悲伤变会涌上心头。朋友们都劝她,人没了已经成为事实,但日子还得过。公公婆婆也劝她,还这么年轻,老王家不能拖累她,找个合适的人家,再往前走一步吧,对于洪斌,对于这个家,爱华已经承受的够多了,她从来没嫌家里穷,也从来不嫌丈夫挣得少,她只知道两口子每天充实地活着就是幸福。

但现在那样的幸福没了,是的,日子还得过。

村口的小河

洪斌已经走了一年多,偶尔有好事的老人过来,问问情况,想给爱华说个媒,都被爱华回绝了。说实话,倒不是因为她舍不得离开这个家,而是她心里始终放不下洪斌,没有那个心思。

又过了半年,在亲人们的劝说下,爱华决定离开这个伤心地方,她去了上海打工,听说那里做家政,给别人家擦玻璃、收拾屋子、打扫卫生一个月能挣5000块,她将孩子留给公公婆婆,走了……

土窑洞又渗水了

断断续续一个月的小雨,老王看到家里渗水的土窑洞,觉得不能这么等,需要找刘主任商量商量,看看这么办。

他撑了一把已经有点小漏洞的伞,一瘸一拐向刘主任家里走去,身后留下一行一深一浅的脚印……

老王是一个不喜欢求人的人,这次他是实在没办法了,到了主任家门口准备敲门时,他犹豫了,心里直犯嘀咕,要不算了,回去凑合几天,雨季也就过去了,这么多年不也没事么,这次应该也能对付过去,无非就是多接几桶泥水而已。但想起可怜又可爱的孙女,自己老两口的命不值钱,孙女不能出事,而且还有老母亲。想到这里,他抬起手,敲响了刘主任家的大门。

土窑洞

“海涛,在家么,海涛?”

“谁呀,门开着呢,进来吧,用力推一下”

老王稍微一用力将门推开,进了刘主任家的院子,这时刘主任从窗户上看到有人进来后,马上出了屋,看到了老王

“大大(我们对比自己父母大的乡亲的称呼)来了,快进屋”,边说着,边掀开竹帘子把老王请了进去。“大大,吃了没?”

“吃了吃了,我过来就是想跟你说个事。”

“什么事,大大?”

“这下了一个月雨了,我家那土窑又渗水了,这次看着比前几年都严重,有点不敢住了,爱华也不在家,想来想去我只能找你,你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?”

“哦,大大,你先别急,咱这样,我马上组织村里的扶贫小组开个会研究研究,你先回去等着,下午我们到你家看看实际情况再做决定,好吧!”说完,马上掏出手机打电话。

老王连忙说“好好好,那我就先回家等信儿”。说完老王撑着他的破伞,回去了。

回到家中,老王将接满泥水的桶倒掉,又重新接上,这样的动作,今年雨季,老王每天要重复3次。倒泥水回来后,他将去刘主任家里的事跟老伴说了说,然后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抽起了烟,等村里的扶贫小组。

扶贫小组上门

下午5点半左右,扶贫小组连同刘主任4人推开了老王家的大门,老王看到后,连忙将4人迎进门,也没来得及客气,直接把他们带到渗水的地方,此时土窑顶的泥水正一滴一滴掉在泥水桶里。

扶贫小组4人向老王询问了具体情况后,拍了照,走到门口跟老王说“大大,你这家确实不敢再住下去了,很危险,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,跟你说一说,你看这样行不行啊”

“诶诶诶,你说”

“村里的小学,学生现在都应搬到乡里上课了,那十几件教室都空着,你也知道,都是平房,虽然夏天热点,冬天冷点,但总归是安全的,我觉得你就暂时搬到那里去住个一年半载,其他生活的困难,村里尽量给解决。你这边的房子呢,村里跟上面申请一下,现在有政策,像你家这种情况,将老房子重新加固返修,上面可能会给一半的费用补贴,另一半费用需要你自己想办法解决。村上的李杰、张海波、张建国家,也是这种情况,我也跟他们都说了,你们自己尽快考虑一下,如果觉得可以,马上连夜搬家,这土窑一刻也不敢多耽搁了。”

老王思考片刻,正准备和老伴商量,这时扶贫小组正准备出门,去另外3家实地调研,刚走到大门口,老王喊道“海涛,什么时候能搬?”

“现在就可以给你钥匙,只不过很久没人进去过了,需要仔细打扫一下”

“哦,好,那你现在给我钥匙吧,我连夜打扫出来,明天就搬”

“行,给你钥匙,你是第一个,中间的6间,随便挑”,刘主任说话间就把一串钥匙递给了老王。

老王接过钥匙后,又问“海涛,门卫那半间能不能也给我住,我这还有一老太太呢”

“行,你抓紧时间打扫吧,有一两块玻璃没了,你临时先用纸片挡一下,随后村里统一给换上”

土窑洞

就这样,老王一家人搬到村里小学的教室里,随后几天李杰、张海波、张建国3家也搬了进去。

快过年的时候,爱华回来了,老王搬家后给爱华打过电话,所以她回到村里,直接到学校找到公公婆婆,把给他们买的衣服放下,说这里暂时也没她住的地方,想带着孩子回娘家过年,等过完正月二十,她还要走,到时候再把孩子送回来。出去的这大半年,爱华省吃俭用,省下了3万块钱,她听公公说想翻修土窑的事,便拿出2万,自己留了1万,公公婆婆说什么也不要,但爱华还是给他们留下了,吃完中午饭,带着孩子回了娘家。

一年以后,老王将家里的土窑推到,在原来的地方盖了三间半平房,一间自己老两口住,一件留给儿媳妇,省下一间给老太太住,那半间做厨房,盖好以后,第一个搬出了小学的教室。

本文为参加扶贫达人团培训作业,图片全部来自官方的ICphoto,与文中故事无关,由于当时没留下照片,只能借用。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