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澳博官网

首页 > 正文

【舌尖上的徽州】歙县溪源梨膏....

www.ct0065.com2019-08-26
【舌尖上的徽州】歙县溪源梨膏....

  溪源梨膏

  

  七月流火,山环水绕的歙县上丰溪源,梨的甜味在村里开始渐渐弥漫。

  山谷里的梨树,村民的精心伺候,它们枝繁叶茂,果实累累,回报非常实在而淳朴。碧绿的梨树叶间,羞涩或是大方,青色黄色或是白色圆的滚滚身影,每一只都在刷存在感。时令的梨子,多汁而甜美,保鲜的时间不允许,梨农要期待价值的提升。

  

  当满山遍野的梨树开始炫目,每个梨子带着盈盈笑意时,熬梨膏的时节也就到来。有颜值的梨子,赏心悦目,是馈赠亲朋的佳品。长相朴实或有个性的梨子,成为梨农熬梨膏的首选。成熟的梨子是幸福的,不同的长相有着不同的幸福。

  

  拧开水龙头,清澈的山泉在阳光下带炫目的光。水盆里青色或黄色的梨子,顺着水流上下的追逐,你起我落,翻滚捉迷藏一般。捉住一只梨子,就放水龙头下仔细地洗干净。沐浴后的梨子,带着水滴,清新而诱人。

  

,白色的中夹着一点绿意。一大盆的梨子变身,空气与梨丝接触,好闻的味儿,沁入心脾。

  磨出的整盆梨丝,倒入厨房的大锅里,盖上锅盖。锅囱里的火,开始舔舐着锅底。煮熟,这是熬梨膏的必经过程。不需要太多时间,梨子清洗时带着水分,梨丝里自身的梨汁,其实倒入锅中时,用锅铲稍微用力,梨汁就流出来,汇聚在锅里。温度上来,缕缕水气升腾着,从锅盖的缝隙里袅娜而出,甜腻腻的。掀开锅盖,用专门的长柄锅铲翻几遍,使之受热均匀,彻底熟透。

  

  过年做豆腐的器物,重新摆好,煮熟的梨丝用陶瓷盆装了倒入纱布袋过滤。拧紧袋口,用力的挤按,把梨丝的梨汁压出来。刚煮沸的梨丝,十分滚烫,过滤成为梨农最为不情愿的事情,热气和高温,双手被烫得通红。不用劲,梨汁挤不出来,用劲,煮开的梨丝温度高,手受不了。劳动促进生产力,村民想着榨汁的用途,画了图形和设想,也就有现代的榨汁方式,远离烫伤的传统操作。

  

  越来越紧的压榨,梨汁喷涌而出,流在大盆里,带着一点青色的浑浊。时间流逝,梨汁开始缓慢渗出,细细地流着,成为滴答的水声。榨好的梨汁,倒入用做豆腐过滤的纱布袋,细细过滤一遍,任何杂质都给彻底的清理掉。

  

  煮梨丝的大锅,火继续烧起来。榨好的灰白梨汁倒入锅中,剩下的就是漫长的熬。半锅梨汁水,要熬成梨膏也就五六斤,前后或要十个小时。普通的柴禾,是不经烧的。家门口的柴垛上,是年里挖回的老树根,或是做茶做菊花的大块松树材。

  

  梨汁水煮开了,翻滚的水,锅底的一些细碎的梨渣开始浮起来,在水面上翻腾汇聚。清润的梨水,不断地把细细的梨渣推到一起。物以类聚的感觉,梨汁意识到自己的无用,也拥挤在一起。浅浅的铜瓢,轻轻的从水面上刮过去,顺着水翻腾的方向,几次瓢过,水面就变得清爽干净。

  

  熬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不仅仅是加点柴禾,听之任之就可以。梨汁水到梨膏,从液体变成固体,这是一个需要精心伺候的过程。开始的时候,需要半小时或十几分钟,用长柄勺子搅拌一遍。水汽的蒸发升腾,糖分在不断地凝结,不去搅拌就会沉淀或沾在锅上。

  时间是最伟大的作者,能让很多事情发生变化。时间流逝,添入的柴禾开始思考,搅拌的间隔逐渐变短,梨汁的颜色开始变红。舀起一勺子梨汁水,开始是翻转勺子,“哗”的一下,全流入锅里,透明而毫无牵挂。渐渐的,有开始留在勺子上,带着一点的不舍,留下一点的颜色,淡黄。

  

  锅里水汽,从甜甜的梨味,开始带着焦糖的味儿,梨膏的雏形开始出现。熬梨膏的时节,整个村里都散发着甜味,走在巷弄里,闻着甜味走走,就走进了梨膏的香甜里。火逐渐变小,深色的梨汁在勺子的倾斜下,变成一根细长的黄线,梨膏也就呼之欲出。从梨水到梨膏,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是一个成熟的过程,是一个让人思考的过程。

  但凡事物发生质变,都有涅槃的过程,你经历过了,有着他人的照顾,就知道苦尽甘来的不易,就懂得人生的历经磨砺之后的快意。

  

  文作者:江红波 左语右文

  总

   12:24

  来源:歙县论坛

【舌尖上的徽州】歙县溪源梨膏....

  溪源梨膏

  

  七月流火,山环水绕的歙县上丰溪源,梨的甜味在村里开始渐渐弥漫。

  山谷里的梨树,村民的精心伺候,它们枝繁叶茂,果实累累,回报非常实在而淳朴。碧绿的梨树叶间,羞涩或是大方,青色黄色或是白色圆的滚滚身影,每一只都在刷存在感。时令的梨子,多汁而甜美,保鲜的时间不允许,梨农要期待价值的提升。

  

  当满山遍野的梨树开始炫目,每个梨子带着盈盈笑意时,熬梨膏的时节也就到来。有颜值的梨子,赏心悦目,是馈赠亲朋的佳品。长相朴实或有个性的梨子,成为梨农熬梨膏的首选。成熟的梨子是幸福的,不同的长相有着不同的幸福。

  

  拧开水龙头,清澈的山泉在阳光下带炫目的光。水盆里青色或黄色的梨子,顺着水流上下的追逐,你起我落,翻滚捉迷藏一般。捉住一只梨子,就放水龙头下仔细地洗干净。沐浴后的梨子,带着水滴,清新而诱人。

  

,白色的中夹着一点绿意。一大盆的梨子变身,空气与梨丝接触,好闻的味儿,沁入心脾。

  磨出的整盆梨丝,倒入厨房的大锅里,盖上锅盖。锅囱里的火,开始舔舐着锅底。煮熟,这是熬梨膏的必经过程。不需要太多时间,梨子清洗时带着水分,梨丝里自身的梨汁,其实倒入锅中时,用锅铲稍微用力,梨汁就流出来,汇聚在锅里。温度上来,缕缕水气升腾着,从锅盖的缝隙里袅娜而出,甜腻腻的。掀开锅盖,用专门的长柄锅铲翻几遍,使之受热均匀,彻底熟透。

  

  过年做豆腐的器物,重新摆好,煮熟的梨丝用陶瓷盆装了倒入纱布袋过滤。拧紧袋口,用力的挤按,把梨丝的梨汁压出来。刚煮沸的梨丝,十分滚烫,过滤成为梨农最为不情愿的事情,热气和高温,双手被烫得通红。不用劲,梨汁挤不出来,用劲,煮开的梨丝温度高,手受不了。劳动促进生产力,村民想着榨汁的用途,画了图形和设想,也就有现代的榨汁方式,远离烫伤的传统操作。

  

  越来越紧的压榨,梨汁喷涌而出,流在大盆里,带着一点青色的浑浊。时间流逝,梨汁开始缓慢渗出,细细地流着,成为滴答的水声。榨好的梨汁,倒入用做豆腐过滤的纱布袋,细细过滤一遍,任何杂质都给彻底的清理掉。

  

  煮梨丝的大锅,火继续烧起来。榨好的灰白梨汁倒入锅中,剩下的就是漫长的熬。半锅梨汁水,要熬成梨膏也就五六斤,前后或要十个小时。普通的柴禾,是不经烧的。家门口的柴垛上,是年里挖回的老树根,或是做茶做菊花的大块松树材。

  

  梨汁水煮开了,翻滚的水,锅底的一些细碎的梨渣开始浮起来,在水面上翻腾汇聚。清润的梨水,不断地把细细的梨渣推到一起。物以类聚的感觉,梨汁意识到自己的无用,也拥挤在一起。浅浅的铜瓢,轻轻的从水面上刮过去,顺着水翻腾的方向,几次瓢过,水面就变得清爽干净。

  

  熬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不仅仅是加点柴禾,听之任之就可以。梨汁水到梨膏,从液体变成固体,这是一个需要精心伺候的过程。开始的时候,需要半小时或十几分钟,用长柄勺子搅拌一遍。水汽的蒸发升腾,糖分在不断地凝结,不去搅拌就会沉淀或沾在锅上。

  时间是最伟大的作者,能让很多事情发生变化。时间流逝,添入的柴禾开始思考,搅拌的间隔逐渐变短,梨汁的颜色开始变红。舀起一勺子梨汁水,开始是翻转勺子,“哗”的一下,全流入锅里,透明而毫无牵挂。渐渐的,有开始留在勺子上,带着一点的不舍,留下一点的颜色,淡黄。

  

  锅里水汽,从甜甜的梨味,开始带着焦糖的味儿,梨膏的雏形开始出现。熬梨膏的时节,整个村里都散发着甜味,走在巷弄里,闻着甜味走走,就走进了梨膏的香甜里。火逐渐变小,深色的梨汁在勺子的倾斜下,变成一根细长的黄线,梨膏也就呼之欲出。从梨水到梨膏,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是一个成熟的过程,是一个让人思考的过程。

  但凡事物发生质变,都有涅槃的过程,你经历过了,有着他人的照顾,就知道苦尽甘来的不易,就懂得人生的历经磨砺之后的快意。

  

  文作者:江红波 左语右文

  总

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  梨汁

  梨子

  梨丝

  梨膏

  熬梨膏

  阅读 ()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